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科技 > 字节跳动买妇幼医院:暴露三大隐患

字节跳动买妇幼医院:暴露三大隐患

2022-08-08 08:55:09 来源:铅笔道 微信号

我担心这种“不讲究天时”,会让字节陷入无止境的并购漩涡,一旦并购产生不了预期结果,代价都是海量资金的流失。

最近,字节跳动买了家妇幼医院,100%控股。目前无法获知具体交易金额,但依据医院的营收体量及融资履历看,价格可能在百亿级别。

字节应该是缺钱的:百亿不是个小数目,但它依旧做出了这个选择。有知情人士透露,字节正以低于上一轮25%的估值融资(3000亿美元以下)。创投圈都知道,低于上一轮估值融资,是极度无奈的决定,会严重损害老股东利益——你让上一轮接盘的老虎全球基金(接盘时估值4600亿美元)怎么想?

但字节的营收是不错的:2020年收入2366亿,亏损147亿。2021年收入3600亿元,也大概率是亏损状态。当然,张一鸣要想赚钱应该不难。对照腾讯的收入结构(广告),每年做到20%以上的净利润压力不大。

在99%企业都选择刹车的情况下,字节选择了完全不同的路子:冲锋。它的前辈——不论是腾讯、京东还是阿里——都在勒紧裤腰带:对外砍各种预算,有些业务部砍成了零;对内大比例裁员,最高幅度约30%。字节也有裁员,但整体上是冲锋态势。

我认为,对于老板而言,创业路上最重要的是两件事:一,掌好方向盘,控制车的走向;二,挂好档,控制车的速度,该挂一档的时刻不要挂五档,该挂五档的时候不要挂一档。

关于字节的战略,尽管外界颇有非议,但我认为:它大概率相对正确。何为相对正确?即便现在它不那么正确,但考虑到各种现实约束条件,仍然是最好选择。而在未来,这种“相对正确”可以用时间慢慢调校为“绝对正确”。

站在这个角度上,我想谈谈字节的几点隐忧。

-01 -

防止资金崩盘

首先,要防止步子迈得太大,导致未来资金链全线崩盘。

字节的资金挑战我认为很大:一个企业有没有钱,不是看他每年赚了多少钱,而是看它赚的钱和它花的钱的对比。

字节的亏损业务远远多于盈利业务,而盈利业务(广告)又已停止增长。目前看,字节的六大业务部门中,大概率只有抖音、Tiktok具备盈利能力:Tiktok可忽略不计,去年营收约140亿,占总营收约3.9%。

其余业务恐短期难以担重任。游戏业务去年营收约67亿,刚刚起步;飞书的产品体验很好,但目前还在巨额投入期,并且to B业务的发展周期天然比to C长至少一倍,字节能不能做成还是个问号;火山业务的逻辑同样如此;至于大力教育,我就不说了,懂的都懂。

业务普遍亏损的情况下,资本市场又极度的冷清。

目前能接住字节估值的基金很少,对于字节而言,资本市场的信心可能只和几十个PE机构老板有关——这些老板的信心很容易集体动摇,因为太集中了。更关键的是,字节一年亏几百亿,即便新一轮融资顺利,又能支撑它亏损几年?

此外,字节每年在投资并购上还得花几百亿:仅公开资料,2022年与之有关的投资并购事件超过60起,有单个并购金额就接近100亿元。

因此,我不得不担心未来的某一天,字节各业务都发生最坏局面:融资失败,创新业务溃败,盈利业务见顶,资金链崩盘... ...

-02 -

基因错配

我第二个担忧的是:字节很多业务存在“基因错配”问题。

企业成功的关键在于“人”和“事”的匹配。我看一个公司能够成功,习惯先去研究它的老板:之前热爱干什么、擅长干什么,这种热爱与擅长与当前所做的事是否匹配。

字节也有自己的基因,它过往的成功有着严重的路径依赖:内容/算法——流量——广告,即引入优质内容,引入智能算法,获得流量,卖给甲方爸爸。

目前与该逻辑匹配的业务,我认为未来大概率成功。

但在很多业务上,字节存在“基因错配”:对于未来要做的事,它的一把手此前从没干过。

比如,我认为抖音电商不一定成功。它的业务负责人是康泽宇,最初是技术背景,后来是产品背景(社交媒体平台Helo)。这种情况下和马云、刘强东打,我认为几乎没有胜算。

再比如,我认为大力教育也不一定成功。大力教育CEO李林2012年加入字节,是产品经理背景,后来担任今日头条(图文APP)CEO——他也没干过教育。

从过往分析,字节有信息基因,但无交易基因;有to C基因,但无to B基因。字节现在的边界纷繁复杂,横跨信息+交易,交织着to B+to C。这对高管团队的要求很高:张一鸣必须在各个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里,找到最牛的人物。

-03 -

不讲究“天时”

我最后一个担忧是:字节做事不讲究“天时”。

“天时”也就是VC最常说的“Why now”。每个行业都有生命周期,在“供不应求”的时候进入,远远比“供过于求”的时候进好。每个细分行业,一般只有一个最佳进入期。我认为它一般是风口来临前的2-5年(依据行业周期长短变化)。风口一旦来临,企业就不适合再进了,因为迎来的是泡沫期,行业会死无全尸。

而字节的风格比较狼性,不看“天时”,爱用资本打法创造“天时”:也许失去了行业的最佳进入期,那就直接并购。我认为这是“与天斗”,有无穷的风险。

比如大力教育,期间高价买了锤子科技,但依然难逃脱“天时”。今年,该业务大幅裁员:从曾经的20000多人缩减到1000人。如果上帝给张一鸣重新选择的机会,我猜他应该会做出其他选择。

再比如游戏业务,我认为当前并非好的时机:今年上半年,游戏全行业收入集体下滑,单月下滑幅度超过9%。今年,字节游戏业务也发生大裁员。

我担心这种“不讲究天时”,会让字节陷入无止境的并购漩涡,一旦并购产生不了预期结果,代价都是海量资金的流失。

最后说一句,我真心地希望字节成功。不谈别的,我们和字节在一栋楼里办公,是邻居。当然,它们非常大,我们还非常小,但也是标准意义的邻居。我希望邻居成功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铅笔道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联系方式:lm132531@163.com

Copyright@2014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2022006104号-1 广西新闻报社 版权所有